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再创新高的背后
时间:2019-02-01 22:27:19 来源:ty8天游官网 作者:匿名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标志建筑

2018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新生熊猫首次亮相

饲养员与新的大熊猫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开展节日环境

大熊猫“集美”正在吃竹子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Fukuda Lizi(中)正在工作。 (图片的受访者)

近年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保护大熊猫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

11月7日至11日,大熊猫保护育种国际会议和2018年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简称“熊猫基地”)举行。作为全球熊猫行业盛会,今年的会议大大提高了会议规模或嘉宾人数。

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18年11月,圈养大熊猫种群达到新高,世界俘虏人数达到548只。2018年,48只大熊猫出生,48人幸存,45人出生。生存率达到93.75%......在今年的会议上,一组关于大熊猫的数据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是近年来大熊猫保护线的美妙战斗,作为本次会议的组织者,熊猫基地做出了贡献。

育种结果

熊猫基地的大熊猫数量接近200只。

去年下半年,一家与熊猫基地长期合作的动物园传来消息称,他们花园里的一只雌性熊猫在发情期间没有任何迹象,要求熊猫基地支持它。收到消息后,熊猫基地的高级牧业吴孔居及同事立即赶到现场。

它很难发情,难以繁殖,也很难繁殖。这是大熊猫保护研究开始时认识到的三大问题。吴孔居及其同事到达动物园后,很快就澄清了难以表达的大熊猫的这个问题。事实证明,这只大熊猫的胃口非常好,太胖了。与人类相似,大熊猫在体重超标后会变得懒散,各方面都会消失。为了应对这只大熊猫的情况,吴孔举开启了“将狼头减半”的“处方”。随着食物量的减少,大熊猫的数字逐渐告别“滚动”,身体状况控制效果开始出现,很快进入发情期。之后,繁殖非常成功。今年,大熊猫成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这是熊猫基地不断提升大熊猫繁殖效率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相关成果的运用,以及理论知识的丰富,吴同菊的话语是:“三大困难现已基本解决”。

由于团队合作,问题可以顺利解决。

育种团队,行为观察团队,育种支持团队,激素测试团队,疾病预防控制团队,兽医团队......目前,在熊猫基地,有大量团队确保大熊猫繁殖的效率和劳动分工很明确。良好的沟通与合作。“吴孔举说。

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大熊猫繁殖的数量和质量,不仅可以在大熊猫的发情阶段努力工作。许多工作需要在早期阶段进行。目前,在大熊猫发情的早期阶段,熊猫基地将为来年做好一切必要措施。从血液到生理指标,从钙和磷等微量元素到相关营养素的吸收,有必要收集数据。报告生成后,相关团队将做出微调,如竹笋的供应比例,窝的重量等,并调整雌性大熊猫和雄性大熊猫的可能匹配。适当的动物屋。通过这种方式,激素测量,行为观察,发情表现,尿样采集,血液结果等多项措施,使熊猫繁育大熊猫繁殖工作发生了质的变化。

数据是最好的证据。根据熊猫基地在20世纪80年代留下的六只生病和饥饿的大熊猫,在没有野生大熊猫的情况下,截至2017年,目前共有180名儿童,273名儿童和184名儿童。世界上最大的大熊猫人工养殖保护人口。其中,近150年仅在过去10年中培育出来。

文化建设

大熊猫文化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

今年7月,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和熊猫基地举行了“美丽川大熊猫种植”大熊猫采用和战略合作的签字仪式。双方将在大熊猫国家公园进行品牌推广,大熊猫文化建设和扶贫合作。 。在仪式上,四川航空公司成功收养了2017年7月15日出生的雌性大熊猫,并将其命名为“三优”,被大家所喜爱为“川航小姐”。在此之前,四川航空首架P350型A350飞机已经粉碎了四川网民的朋友。—— 8只可爱又可爱的熊猫,这在四川非常具有区域性。其中一个是“川上小姐”和“三个”“优秀”为原型创建。

“前熊猫文化的建设是为了制作一些玩具木偶。”熊猫基地办公室副主任李杰认为,今天的熊猫文化建设已经告别了浅层,开始渗透社会的各个领域。进行跨学科的战略合作,四川航空公司的熊猫航班就是其中之一。

谈到近年来熊猫基地在文化建设方面的思路和措施,李杰提到了两个关键词:——“合作”和“交流”。有很多合作的例子,如音乐节的举办,熊猫舞台剧到中央电视台网络春晚,以及着名的网络企业战略合作。

今年4月底,中国驻加拿大卡尔加里总领事馆在加拿大市政厅举办了“我的家,我们的社区——大熊猫保护和国际合作摄影展”。仅在开幕式上,就有来自当地政府,商界和媒体的200多人,以及海外华人,中资机构和城市领导小组的代表。

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获得良好的文化。 “大熊猫是中国最具吸引力和最具认同感的文化象征。”据李杰介绍,熊猫基地领导的大熊猫保护文化艺术展现已进入7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人数超过12人。万人,效果非常好。

“这种文化交流将在明年进一步扩大。基本的想法是大熊猫去哪里,大熊猫文化将在哪里,”李杰说。

可持续发展

创建世界领先的保护大熊猫的载体

今年6月,在向全世界发布“熊猫资本”总体规划和概念规划国际咨询公告后,共收到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59个财团和99个机构。在过去十月,“熊猫资本”总体规划和概念规划国际咨询审查会议(第三阶段)结束了逐轮投票,从六名候选人中选出三个获胜选项,然后交付。成都市规划委员会确定了最终计划。因此,经过四个半月的收集,勘探和评估,它涉及“熊猫资本”项目的蓝图,规划面积69平方公里三个区域:成都北湖区,都江堰区和龙泉区山区。最后,尘埃落定。

“我希望这是一个进一步推进保护大熊猫的工作的机会。”熊猫基地主任张志和表示,在保护大熊猫的核心目标中,未来的熊猫基地将在科研,公共教育,文化交流等方面。公司正在努力成为世界一流的,并且需要进一步涵盖许多方面,如保护濒危野生动物。

在“熊猫资本”项目推广的同时,今年8月,第一个“熊猫国际艺术中心”在熊猫基地开业。该中心位于熊猫基地博物馆三楼,是一个集大熊猫艺术收藏展览,促进大熊猫文化艺术创作和交流以及大熊猫科学教育为一体的国际公益展览场地。 。经过两年多的规划,该中心已经规划了两年多。准备建立。该中心从专业性,互动性,功能性和参与性方面规划了4个展区。——当代艺术空间,多艺术空间,主题艺术空间和大熊猫文化艺术沙龙。

从那时起,在熊猫基地,您不仅可以观看出售现场的大熊猫,还可以观看大熊猫艺术作品。 “这是熊猫艺术作品创作,展示和交流的平台。”张志和说,该中心的建立也是熊猫基地未来发展的具体体现。 “让熊猫基地不仅成为世界着名的旅游胜地。它也可以成为保护大熊猫的世界领先载体。“张志和希望通过熊猫基地的不断发展,营造一个保护全社会大熊猫的良好氛围,让大熊猫文化更加美好。继承与发展。

见证Fukuda,见证了24年的跨境合作:

我想一直和大熊猫在一起。

11月7日,福田丽子再次来到成都。作为日本和歌山白野生动物世界的工作人员,福田没有记得他多少次来到成都。这一次,她参加了大熊猫保护和育种国际会议以及2018年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年会。出发前一周,福田非常忙碌,忙于为会议做相关的翻译工作。然而,这种忙碌使她非常高兴,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大熊猫。命运始于1994年,当时白色野生动物世界从熊猫基地引进了一对大熊猫。许多日本人已经成为四川人,福田立子见证了中日两国保护大熊猫长期国际育种合作项目的蓬勃发展。

福田的父亲是中国人,他的母亲是日本人,福田在东北长大,直到1986年。在26岁时,她和母亲一起去了日本。精通中文的福田立子在白雉野生动物世界找到了翻译工作。随着大熊猫的到来,福田丽子成为中日联合研究和养殖大熊猫项目的传播者和联系人。今天,福田丽子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24年。 “这是我与四川和大熊猫的命运。”福田丽子说。

中国和日本在大熊猫的保护和繁殖方面离不开语言翻译。 Fukuda说,当她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时,是时候在治疗,繁殖和分娩等几个方面进行沟通和协调。 “在日本,动物园的饲养员没有大熊猫。”福田丽子回忆说,但如果不了解,饲养员会要求大熊猫基地寻求帮助。这些时刻往往不固定。在遇到这种情况时,福田总是第一次被召到现场。

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白雉野生动物世界在熊猫基地的指导下逐渐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大熊猫的繁殖效果越来越好。福田在半夜起床。 。现在,有时候每个人都会互相交流和相互学习。福田表示,日本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各种记录的详细保留经常受到熊猫基地员工的好评。

今年8月,生活在白鹳世界的大熊猫“良渚”成功生产了一只雌性大熊猫宝宝,但体重只有75克,长15.5厘米。由于体重轻,个体体积小,婴儿一度呼吸减慢。

熊猫基地有关专家在“良渚”生产前赶赴白玉野生动物世界,开展育种等方面的工作指导和合作。婴儿出生后,中日双方携手合作,针对新生婴儿出生后的状况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使婴儿在育婴箱内充氧,隔热,监测。协助母乳喂养。此时,福田丽子离不开现场,为中日两国的专家提供各种翻译工作。这已成为她的习惯。截至2017年底,日本的大熊猫在日本成功培养了10名儿童和18名婴儿,并在15名婴儿中幸存下来。 Fukuda Lizi每个幼仔的诞生都是现场证人和参与者。

不仅是日本。目前,熊猫基地的大熊猫在中国其他动物园展出42只(成都动物园不包括4只),有20个国家,其中美国4只,日本8只,加拿大2种,加拿大4只。西班牙,法国2。根据相关协议,已有10多只大熊猫从日本返回。日本人民自发组织团队参观熊猫基地。福田也经常参观,这让她每次去四川都很开心。这个时间是一样的。 “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我想继续这样做,所以我和大熊猫一直在一起。”笑着说。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继续在软释放的道路上探索

11月2日,研究了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简称“熊猫基地”)研究员,李子坪野外适应场大熊猫“钱谦”的情况,研究人员刘家斌大熊猫野外队的队员回到了办公室。

人工圈养野生大熊猫野生释放的研究是保护大熊猫,实现大熊猫最终释放到野外的系统工作。野生熊猫的狂野方式目前分为硬重新引入和软重新引入。

根据熊猫基地主任张志和的说法,野生动物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野生种群。如果不少于500个人被用作可持续生活野生种群的标准,那么将只有大约11%的物种被放置。该项目实现了这一目标。

根据基于熊猫基地的大熊猫多代俘虏的特点,结合大熊猫等美国黑熊和棕熊等国内外大型物种,提供了知识和经验。野外重新引入,采用熊猫基地对人工辅助野外训练的软重新引入方法得到了广泛认可,并且已经开始探索多年。

动物必须在复杂的野外环境中采用一定的生存策略。因此,一般来说,释放到野外的圈养动物的成功率非常低。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发布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放归和其他异地保护指南》,软重新引入的可能性更有可能成功。基于这种情况,在李子平,刘家斌多年来一直在追踪倩倩的软释放。“主要是追踪血液和粪便的收集情况,并监测其身体状况。”刘家斌说,所谓的人工辅助软释放是逐步减少重建过程中的劳动痕迹。在黔前的生活环境中,野生标准占很大比例,但它也提供少量的人工助剂,如竹子和水。随着倩倩的逐渐适应,这种人工助手越来越少,直到完全适应野外。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何确保人们的影响力是积极的,逐步减少的仍然是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因为重新引入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自我维持的野生种群,然而,在评估是否实现这一目标方面没有统一的标准,并且目前没有直接使用的成功经验。

为了保证“钱谦”的荒野,从它的诞生开始,联系它的人非常有限,刘家斌就是其中之一。 “熊猫对合作伙伴非常敏感。”刘家斌表示,与人类的接触是尽可能少的,以确保它在未来没有人类帮助的情况下顺利融入纯净的野生环境。

2008年,熊猫基地在都江堰建立了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野生研究中心,并于2014年开展了圈养野生熊猫野外训练相关研究。作为第一批轮回个体,倩倩在熊猫基地,熊猫谷,丽子坪荒野适应场和野外环境等四个环境中接受过培训。其中,每个阶段都是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进行的。

“'倩倩'属于第一批,熊猫谷第二批。”刘家斌表示,两批野生探测试验顺利进行,为后续工作提供了大量的理论数据。 。操作方法。

“目前,中国野生大熊猫重新引入的研究属于科学探索的实验阶段。有必要通过逐步过渡训练,重新引入试验,科研数据收集等工作阶段实现真实的领域。和现场生存环境监测。发布。“张志和表示,未来熊猫基地还将制定更加系统,严谨,科学的计划,进一步推动野外引种研究,早日实现圈养大熊猫的重新引进。